离长城最近的清真寺:岔道清真寺 The Mosque Nearest The Great Wall

国庆假期去游八达岭长城,遇星期五主麻日,于是搜索附近的清真寺,找到了“岔道清真寺”。

该清真寺位于岔道古城内,在八达岭长城脚下。据当天参加礼拜的人们传述,岔道清真寺是明清时期所建,当时是由于长城一带的驻守士兵中有人信仰伊斯兰教,为了方便其礼拜而修建。现时期,来此清真寺做礼拜的多是附近经商的人,偶尔也有到长城旅游的穆斯林。

目前寺内的阿訇为市区东四清真寺派到这里的年轻挂职阿訇,每周五,为了守时以带领大家完成礼拜功课,阿訇需要乘坐长城专线小火车往返岔道古城和北京市区。需要注意的是,该寺平时不开门,由岔道古城内唯一的一户穆斯林家庭负责看护,只在每周五才开放。而且,为了照顾附近路途比较遥远的前来参加礼拜的人,每周五的主麻礼拜是下午两点才上殿,开经、讲“卧尔孜”,正式开始礼拜是下午两点半。

在高德地图(或其它地图)上搜索“岔道清真寺”即可找到位置。

岔道清真寺
北京市延庆普查登机文物:岔道清真寺

我明白眼前都是气泡 安静的才是苦口良药

授权发布朋友多年前的一篇杰作

作者:桑榆非晚

-START

你说人生有两大杀手:走弯路和爱错人。我想起那个著名的第五个饼的故事。

有人吃到第五个饼的时候饱了,于是说早知道前面的四个饼不吃就好了。聪慧如你,在听到这样老掉牙的笑话的时候,大概连笑脸都懒得赏一个。却没发现你的这句名言,其实和吃饼的人大同小异。

早知道不做前面的那份工作就好了。早知道不爱前面的那个人就好了。人生最轻松也最沉重的三个字,大概就是“早知道”。当你嘴角挂着一抹自嘲的微笑吐出这三个字,我感觉不到一丝事后诸葛亮的自作聪明,因为你的语气分明是苦涩的——早知道,意味着太晚才知道。

早知道就不该犯的两个错误,你却都犯了。其实这也没什么稀奇,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大抵都如此。走一点弯路,爱个把烂人,这本是必不可少的成长轨迹。不遵循这个轨迹的人,要么太多幸运,要么太少自由。

能够看着你一步步脱胎换骨的人亦是幸运的,而我碰巧就是那个幸运的人。二十五岁的你和十六岁的时候相比,区别绝不仅仅是多去过几个旅游胜地,或多认识了几个衣服牌子。在Boston意外的重逢,我迟疑着不敢上前。然后,你也发现了我,“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的屏幕,对我绽放出璀璨的笑容。我猜你是否知道,连那一刻的阳光都因你而变得质感了起来。

之前的你可不是这样。你告诉我你还记得你高中毕业的时候,我陪着你去大学报到,不自信的你逡巡了整个上午,才嗫喏着走进了寝室;你还记得二十一岁的那个深夜,我帮你把行李从臭傻逼的公寓里搬出来,你抱着我在街头放声痛哭;你还记得,在我们都还很年轻的时候,我们拥有很多又很肤浅的爱,但彼时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珍惜和疼痛,只知道狠狠地刺出阿修罗的刀。

当然,亲爱的,无论哪一个你都拥有我的友爱。只是那个你最希望他爱你的人,只怕非得站在所有那些“早知道”的尽头等你不可。那些通往他的弯路和错爱,沿途铺成一条红毯,染红它的,是你如人鱼女儿一样脚踩着刀刃的疼痛。但没有一滴血是可以不必流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要到你准备好了的那一刻,他才恰巧也准备好。在那之前,他有他的刀刃要踩,也有他的鲜血要流,命运安排你们在这一分这一秒这个际遇,才能变成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和对的人。

至于工作,更是如此。如果没有第一份工作的无聊和庸常,又怎会有你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发奋和崛起;如果没有第二份工作的困扰忧思,又怎会有你如今的果断英明;如果没有,那些曾经难缠到令你伏案大哭的上司和客户,又怎会有你今天泰山压于顶而色不变的从容。你淡淡地告诉我,没有一杯咖啡加一支烟过不去的事。

九年时间,那些令你遗憾的弯路和错爱,像时光毫不留情却暗藏疼惜的雕刻刀,将你一点点雕塑成今日的样子。在特别脆弱的时刻,你也会将“我老了”这样的话挂在嘴边,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因为你累了。待这个世界给你一点点时间,一点点空间,一点点故作遗忘的留白,你又会焕然一新地站在它的面前,像游戏里的战士满血复活。最让我感觉到为有你这样的一个朋友而骄傲的时刻,是看你在每一次猝不及防的打击面前,在最初的错愕过去之后,一点点地,慢慢地却是坚决地,挺直脊背。你这样的一个女人,已经坚强到足以温柔,坚硬到足以柔软。

说了这些,其实何尝不是因为你就像一面镜子,照出的是我自己的悲欢和经历。我们手拉着手站在岁月里,有时也放开手去顺应彼此的沉浮,但归根结底,是为了在洒满阳光的海面上重逢。

那些走过的弯路和爱过的烂人,其实我从未想过虚伪地去感谢它们的存在。虚伪是一种自虐,正如无止境地悔不当初。我更加相信它们更像我们脸上的痣和心口的疤。无论我们愿或不愿,它们就在那里,在每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提醒我们过去的存在;在每一道喜悦或悲伤流过我们心上的时候,改变它们的流速,让我们感觉到我们所能感觉到的。

就像我在美利坚已接近凌晨,却永远赶不上你那里新的朝阳。

不过没关系,这些并不影响我说它们。

因为它们,我们才是我们。

喔对了,新婚快乐,亲爱的。

-THE END

2018年中级会计职称:《中级财务管理》学习笔记

https://home.suokunlong.cn/nextcloud/index.php/s/EYiNGp9xWpNssZE (pdf)

https://home.suokunlong.cn/nextcloud/index.php/s/P7NXFPpEFFZE3KC (OpenDocument Format, ODT, 可编辑)

自写,涵盖的都是重点。使用了样式功能,格式优美,PDF带有大纲书签便于阅读。欢迎讨论。

注:下载链接若提示安全证书过期,请尝试将其添加为信任然后访问。

复利模式下如何将年利率转换为日利率

中级财务管理教程中关于现金管理的章节例题中有如下的描述:

持有现金的年机会成本为15%,换算为i值(注:i是以日为基础计算的现金机会成本)为0.00039

那么,此处的0.00039是怎么得出的呢?

(1+i)^360 = (1+15%)

1+i = 1.15^(1/360) = 1.0003883029878

i = 0.00039.

此处隐含的假设是按天记收复利。

关于“穆黑”我想说点什么

关于“穆黑”我想说点什么
本文转发自简书,作者”有言不信”
原文地址:https://www.jianshu.com/p/20d0aaf1c942

“穆黑”顾名思义就是那些专门以抹黑穆斯林为生的人和聚集在他们周围摇旗呐喊的网络青皮,世界各地都有,并不是中国特色,这些人以各种由头夸大个别事件和散布虚假的负面消息使人们对穆斯林产生恐惧,在欧美即是所谓的伊斯兰恐惧症。我要说这个事儿是因为有人鼓吹“穆斯林在搞泛清真化”,比如清真厕所——其实就是一个提供温水龙头洗屁屁的厕所而已,高级点的马桶都有这功能。

要讨论“穆黑”就必须说一说他们抹黑的对象——穆斯林和他们所信仰的伊斯兰教。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称为穆斯林,在中国有十几个民族是父传子受而整族信仰伊斯兰教的,人们普遍说回民,穆斯林这个音译词汇最近一些年才开始流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穆斯林和其他民族一般都把回族当成回民;事实上,回族里面的非穆斯林是有一定数量的,集中在南方沿海的一部分是因为历史地理因素逐渐背弃信仰,还有一部分年轻人是自己放弃信仰或者干脆投向了基督教的“回宣组织”。伊斯兰信仰最核心的就是清真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对于伊斯兰我不会做深入的解释,因为我不能随意捏造自己不熟悉的事情,我只想说:“爱人如爱己,方为真信士。”有真信士必然就有伪信士,他们就是各个地方和国家里那些有能力影响普通民众的穆斯林上层,为了一己私欲胡说八道为非作歹的人,这些人里面有学者阿訇,也有世家大族。真正的学者和正义之士一般不在监狱里,就是死了或者流亡海外。凡是有人的地方必然就有罪恶,这一点不言而喻,普通人犯小错不断,大人物算无遗策期待一举达成目的。

“穆黑”之所以黑穆斯林,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只是被媒体片面的报道误导了,认为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就是落后和愚昧、就是压迫妇女儿童、就是好战分子。事实上恐怖主义这个词和行为是伴随着以色列人以一系列的恐怖血腥手段建国而在世界各地传播开来的,中东和非洲的阿拉伯世界之所以那么多,是因为被殖民后国家谋求独立的过程中各派势力的角逐,就像中华民国军阀混战的时候,只不过他们都是巴掌大的小地方,攻击和反抗一般也就只能弄成恐怖活动这样了,根本不足以搞成军事行动或者战争。而针对欧美的一系列恐怖活动,一般认为是极端主义和民粹主义对入侵阿拉伯世界的报复;但事实上,欧美自身思想自由也免不了有很多的极端主义势力,他们也时不时会闹出点事情来的。而中国的恐怖主义势力主要是东突厥和藏独,但事实上,这些人根本不具有中国国籍、很多人甚至根本和中国没有半点关系,只是利益驱动下卖命的雇佣兵和特务罢了,他们有时候自己干有时候也会收买胁迫当地青年人加入他们,这些并不是什么新鲜手段,脑子正常的人都会这么做的。

事实上,中国真正的恐怖主义并不是这些杀人放火的跳梁小丑,而是“穆黑”背后的伪学者,这些人有大汉族民粹主义、也有仕途受阻的官方学者,还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和记者,以后者最为可恨。比如,某地方青海人的兰州拉面馆和兰州人的兰州兰面馆发生纠纷斗殴,政府部门依法调解,本来很普通的事情就会被他们肆意炒作,然后再遇上类似的事情就上升称为民族问题了,政府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非得闹出人命了才由警方缉凶,详见前两年广东拉面馆打架杀人事件。“穆黑”背后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外国势力,比如新疆一些政府机构的官员每每会违背宪法对当地人的生活和宗教信仰横加干涉,强行摘头巾、剃胡子、禁止去清真寺、禁止封斋等等,我真是看不明白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官逼民反”吗?凭心而论,别人封斋饿肚子、带头巾留胡子管你鸟事啊,并没有妨碍到你的任何事情。而对于网络青皮肆意攻击国外的穆斯林和难民,我就呵呵笑一下,人家没吃你的饭、没住你的屋,甚至你这辈子连人家都不可能见到,这么没来由的攻击真的很掉份儿,即使难民来了中国边境,接收不接收也不是你说了算,总不会因为你没来由的恨穆斯林就一句话把难民就地处决吧?!哈哈哈。

战争都是政治的延伸,而政治就是经济活动,无利不起早,很多或真或假的消息被放出来都是有目的的。国际事件上这种抹黑对手的手段屡见不鲜,中国深受其害几十年,欧美抹黑穆斯林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中国人好端端的去彼此攻击和伤害就是日子过太好了,闲的蛋疼。当然,也有很多人会拿出很多的事情来证明“回民是难以驯良的民族”,大事件比如同治陕西回民起义杀了多少多少汉人,有多么坏多么歹毒,那我问你造反打仗不杀人可能吗?而且回民事后几乎被灭族,事情到这里也该揭篇儿了吧。回民起义事件是由汉族地皮势力制造的一系列的小摩擦和最为关键的灭回飞帖导致的,也有版本说灭汉飞帖,这件事结合当时清王朝风雨飘摇的大背景以及事后对回民不顾清廷禁令而男女老幼全部血腥屠杀,我更倾向于这是一次巨大的政治阴谋,汉族士大夫阶级看到清廷将灭,但是回民势力挺大,他们趁机清洗了潜在的政治对手,而满清背了个好黑锅。其实,我很讨厌拿历史说事儿的,死人的事情是拿来借鉴当教训的,不是拿来传递仇恨的,谁做的就是谁的,他们的账我们没有必要再去算了。

宗教没了信徒不过是一个可笑的传说,所以,看到一些穆斯林说什么我自己做的不好那是我自己的错,不要指责我的宗教,我就想骂人,你丫为啥不按你的宗教导你的那些事情行善积德呢?对于被抹黑,穆斯林自己是要负绝大部分责任的,落后愚昧在中国很多地方几乎就是穆斯林的代名词,上层派系林立、互相攻击,普通人宗教信仰马马虎虎,世俗生活也不上进,有些人甚至有点宿命论的观点,这和伊斯兰的积极生活是完全违背的,这些是事实,隐瞒不了的。世界上其他地方的穆斯林也和伊斯兰教相去甚远,那些固执骄傲的阿拉伯人却从来不肯承认这一点,他们在一千多年里借助伊斯兰教来统治奴役普通人,政治阴谋并不比世界上任何地方更少或者更温和,往往更佳惨烈血腥,穆罕默德圣人去世之后那一百来年他们的政治阴谋非常的惨烈。穆斯林自己的问题必须要自己解决,如果危害到别人了,那时候不会有人会仔细分辨谁是真的好的穆斯林谁是伪信士的,再说别人是非穆斯林也不可能分得清楚不是?

总而言之呢,“穆黑”是对穆斯林和所有人的考验,既需要穆斯林审视自身的虚假成分,也需要其他的民族和谐相处,毕竟,好日子过着对谁都好,有人闹腾总有人要平白无故的遭殃的。